亚搏手机版官方下载

煤矿运营公司:一块软糖

单位:煤矿运营作者:周豹发布时间:2022-05-19 点击数:401

小孩子们天生都爱吃糖,我也不例外,48年前的一件小事,一直让我记忆犹新,至今不能释怀。

小时候我生活在一个老矿区里,家住一个大通院,坐北朝南有20多孔砖窑,居住着近20户职工家属。现在想起来,我家是最穷的一户,首先是子女多,年龄上下差一两岁,母亲没有工作,父亲一人上班养活7口之家。其他人家大都是双职工,或者子女都大了,都参加工作了,唯独我家,一群碎娃,穿的补丁落补丁的旧衣服。一个月能吃上几回白面,那将是件很奢侈的事。一家人住在一孔30多平米的窑洞里,靠北墙盘着一个大土炕,全家睡在上面。窑门对面是一件公家盖得小灶房,一棵高大的洋槐树挨着门边生长着,每年的阳历四月底,满树雪白的槐花竞相绽放,香气弥漫整个院落,这是我最高兴的时候,虽然贫穷,但是我的童年却充满了欢乐。

我们家住在这排窑偏东的位置,从东面数起应该是第四家,而东边的第二家是一户四川人,女人大学毕业,在矿劳资科工作,男人也是大学毕业在空军某部地勤工作,记得那男的应该是解放军的营级干部,回来探亲时还带回来过勤务兵,儿时让我很是崇拜。他们家里有一个儿子和我同岁,名叫小勇,和我玩得挺好。小勇下面有两个妹妹,头发都是卷曲的。由于夫妻两人都有工作,孩子没人看管,于是女人就把自己的母亲接到这里,帮忙看娃,家里也是其乐融融,幸福满满令人羡慕。我母亲人善良、不多事,和所有邻居关系处的都很好。四川这家人才来时,因为是知识分子臭老九,一些根正苗红、苦大仇深的无产阶级还看不起他们,叫他们四川“丢子”,而我母亲、父亲却经常给他们帮忙,因此两家的关系一直比较近。

院子里的住户都很善良,没有过于刁钻之人,因此大家都和平相处,相安无事。我和小勇经常在一起玩,每次他爸爸探亲回来,带回来的好吃的,他妈妈总要避着别人,给我家送一些。一次快过年了,小勇他爸爸从部队回来探亲,给小勇带回来许多好吃的,其中有一种软糖,我和小伙伴从来没有见过,只见小勇用嘴咬着软糖的一端,另一端用手一拽,软糖立即被拉长了将近10几公分,哇,太神奇了,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糖,我们一个一个瞪大了眼睛,羡慕不已,尤其是小勇咀嚼着软糖,那美妙的味道传到我们鼻孔的时候,我们那个馋啊,就差口水流出来了。当时我认为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糖了,后来大了才知道,这种糖的学名叫高粱怡,从此高粱怡软糖这个名字就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。

多年以后我参加了工作,刚好过春节,我在街道上采购年货,发现有高粱怡软糖,不管贵贱立即称了2斤,回去挨了母亲一顿骂,说这么贵的糖,不会少买一点,真是败家子。我只是笑了笑说,小时候吃不上,现在我挣钱了,我年年都要买一些,只为圆一个儿时甜蜜的梦。

一晃30多年过去了,每年春节我都要嘱咐妻子,一定要买点高粱怡软糖,高粱怡软糖的情节一直在延续,每年必须买,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。其实,这也许只是一种怀旧,一种对过去时光的留恋,看到高粱怡软糖,就会想起过去贫穷的日子,不由感叹今天幸福生活的不易,感叹时光飞逝岁月如梭。此时就会想起列宁说过的一段话,忘记过去,就意味着背叛。的确,我们现在身处幸福和平的时代,国家富强安定,人民安居乐业,我们不能忘记过去的穷日子,更不能忘记来时的路。(煤矿运营公司 周豹)